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学习

别用“浪漫造词”遮蔽真问题

2016-10-14 10:05: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我有话说
0

“慢就业”“待定族”等看似浪漫实则荒诞的词语,将严峻的现实表述得风轻云淡,本质上是掩耳盗铃,不仅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沦为笑柄

面对复杂而困难的现实,有一些人不去努力想办法解决问题,却千方百计地生造一些看似浪漫新奇实则容易麻痹大众的新词。这种掩耳盗铃的做法,不仅无助于解决现实问题,还可能沦为坊间笑柄,甚至激化舆论场的矛盾。新近流行的新词“慢就业”和“待定族”,就是典型例子。

综合媒体的报道,“慢就业”指的是大学毕业后既不马上工作也不求学深造,而是选择以其他方式暂时待业的现象,这类群体也被称为“待定族”。可以看出,这种现象或群体都不是新生事物,国外也有一些人高中毕业或大学毕业后选择出去旅游或做志愿者。由此可知,这两个词其实是在经济就业遭遇双重压力的现实背景下,一些媒体重新包装出来的伪概念。

比起“失业”“待业”“找不到工作”,这两个词中性色彩十足,可能还有一丝丝褒义。加上“慢”和“族”的修饰,还有几分浪漫色彩。仅从个人角度来说,毕业后出去旅游、支教、当志愿者或在家陪伴父母,只要是自主选择,皆无可厚非。人们常说中国大学生社会交往能力、动手能力不足,用一段时间学习、充实、调整,作为个体选择也未尝不可。

但是,如果相关职能部门以此作为说服或者麻痹社会的依据,那就有些令人担心了。尤其最近几年,大学毕业生不断遭遇“最难就业季”,形势并不乐观。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将有700多万毕业生,加上海外留学生和往年未就业的毕业生,据说加入就业市场的人数多达千万之巨。面对严峻的现实,浪漫的话语泡沫一戳就破。不难看出,许多所谓的“慢就业”和“待定族”实际上是被动无奈地处于无业状态,而非有底气、有雅意地主动选择。

曾有一位清华教授感慨我们已陷入语言的贫瘠,但上述例子其实让我们见识了中国语言文字的“博大精深”。“慢就业”和“待定族”并非孤例,从“经济下滑”变为“负增长”,到“失业人员”改为“创业人员”,再到将“穷人”称为“待富者”……如今有不少地方官员、学者、媒体都热衷于玩文字游戏,生造一些看似浪漫实则荒诞的词语,将严峻的现实表述得风轻云淡。这些试图混淆视听的做法,本质上是掩耳盗铃,不仅对于解决问题无任何好处,反而会成为舆论场上的笑柄。

一些人之所以乐此不疲地“发明”一些新词或新概念,原因无非有三:一是理论脱离实际,许多人既不了解基层的实际情况,也不清楚民众的真实想法,一厢情愿地将其他地区、其他国家、其他时期用到的词语或自己凭空造出来的概念套用现实;二是无视问题,试图以这些“看上去很美”的词来遮蔽现实问题,并转移公众的视线;三是哗众取宠,盲目求新求异。

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那些生造出来的词都不能解决问题。不管是叫“下岗”“待岗”还是“创业人员”,没有工作就是没有工作。不会因为称呼变了,家庭就凭空多出一份收入。同样,大学生就业难的现实,也不会因为他们被贴上“待定族”的标签,就得到任何改变。

在社交网络时代,一些官员、学者甚至媒体与普通民众之间的话语体系隔阂,有加深的危险。尤其当前者无视现实却只热衷于掩盖是非,而后者却不得不为现实而神伤的时候,这种冲突尤为明显。试想一下,当公众正困扰于就业困难、收入下降之时,还有人在鼓吹什么“慢”“待”“族”甚至称“情绪稳定”,最终会形成什么样的舆论图景。

没有多少家庭能够承受孩子不工作的现实,也没有哪个问题会因为造出了新奇的概念就得到解决。有关部门最该做的,是正视现实问题并努力想办法解决问题。比如,教育部门不断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就业指导部门提供充分有效的信息,社会则创造更多可供选择的岗位等。而对于一些专家和媒体来说,最好还是少玩“浪漫造词”的文字游戏。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