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学习

莫让价值根基被诈骗摧毁

2016-10-13 09:40: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日前 我有话说
0

光明网评论员:日前,有媒体走访了多个诈骗之乡。在海南儋州,曾经颇为富裕的高梨村一片破败,青年劳动力频频因为诈骗被抓,这个名称颇富诗意的村庄彻底成为“空心村”。村里曾经修过的道路如今已快被荒草埋没。路旁随意堆放着柴火,许多围墙已经倒塌。

海南这个曾走在改革前沿的经济特区,却“孕育”出了诈骗之乡,令人唏嘘。在改革开放之后,曾建立起的勤劳致富、诚信经营等市场道德,在某些地方备受摧残。破败的诈骗之乡,破败的岂止是几条道路、几堵围墙?朴实醇厚的乡土道德一片凋零,诚信平等的契约精神也茫然不见。这些“空心村”,“空心”的是青壮年人口、当地产业,更是当地人的价值根基。

媒体走访的不少诈骗之乡,其居民的世界观呈现出与正常认知截然相反的状况。被称为“茶都”的福建安溪,一位多年参与打击电信诈骗的警察说,这些村民不以诈骗为耻,反“以诈骗不到钱为耻”。在海南儋州,记者采访了一位曾参与诈骗的当地人,他称自己的良心是“我骗的话,他一百万元我最多还是拿二三十万元,像做机票的话,如果是学生,人家本来就只有一千多块钱,我还是留一百多块钱给他,不骗老人这种,要骗有钱人”。而在很多地方,诈骗的底线仅仅是“不骗本地人”,为乡土温情保留了一丝颜面。

当诈骗将价值观倾倒,趋势裹挟下,良心的呈现也只能蜕化为“作小恶”这种可叹的悲悯。个体抵抗这股趋势需要非同一般的定力,失败也是大概率事件。在海南儋州,连公务员也参与诈骗:原儋州市兰洋镇原人武部长符志良,利用自己的身份,骗取“失独”老年夫妇购房款20余万元。

诈骗对价值体系的摧残,也远远超出一村一镇的范围。当我们的生活智慧,是听口音挂电话,是盯着一长串网址细究微小的字母差异,是对“公检法通知”报以天然的警觉,在社会中人与人相互提防,对他人预设“居心叵测”的前提。不知不觉,诈骗横行已扭曲了人们的行为方式与思维认知。

因此,对诈骗危害的认知,需要提升至相当的高度。这并非只是个体诈骗分子的作恶多端,而是制度建设不到位所致的“为善而不得”。在具体的报道中,许多诈骗分子都是从受害人转化而来。当产业与道德的劣币驱逐良币在某些地区已常态化,除了公安部门的严厉打击之外,法治、制度的缺位达到何种程度,更值得痛定思痛的反思。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诈骗之乡都位于南方一些沿海市县,这本是中国市场经济较为发达、经济改革起步较早的地区,却呈现如此局面。这并非仅仅证明市场失灵,更不能得出“市场经济摧毁道德”的草率结论,而是展现了市场经济建设的艰巨性。要认识到,当市场经济已成为当今中国的根本选择之时,早已没有退路,法制建设是必须的选择。

诈骗,已经摧毁了巨额财产、家庭幸福甚至徐玉玉等人的生命,而当它把价值根基都摧毁时,则将成为一个时代的悲哀。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