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学习

困境缠绕下的欧盟前景

2016-10-08 07:13:12 来源:新华网  我有话说
0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让其在国内成为众矢之的后,她于当地时间9月24日敦促欧洲与第三国取得更多协议,以遣返不符合庇护资格的难民。来源:彭博社

据路透社9月30日报道,因担心德意志银行问题,约有10只使用德意志银行一级交易商业务的对冲基金本周将其部分上市衍生产品仓位转到其他银行。此前,德意志银行股价跌至数十年来最低水平。德国政府面临是否提供援助的两难困境。此外,匈牙利将在下周举行有关欧盟难民配额的公投,奥地利将在12月初进行大选。明年,法国将选举新任总统,之后荷兰和德国将分别进行大选。彭博社认为,随着欧洲国家进行一系列的投票或决议,未来的12个月将是关乎欧洲前景的12个月。

十字路口 面临抉择

尽管德意志银行发言人声称“该行基本面稳健,对资本充足状况的质疑纯属猜测”,但在暴跌的股价和撤资潮面前这样的声明几无说明力。在9月29日交易结束后,德银的股价刷新历史新低。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曾牵头反对由国家出资救助银行的做法,并支持欧洲新规,即在银行发生问题时,其债权人要在政府介入之前先行承担损失。然而如今,若德意志银行倒闭,风险波及的范围将远远超出德国。德国不得不在自身利益和欧盟秩序之间艰难抉择。

面临抉择的不仅只有德国,据路透社9月27日报道,意大利将于12月4日就宪法改革举行公投,鉴于疑欧派的五星运动党在近期市长选举中获胜,公投结果或将影响意大利与欧盟未来的命运。在荷兰,反欧盟、反伊斯兰、反移民的自由党已经呈现出成为该国最大政党的势头。

英国《观察家报》分析认为,未来12个月里,奥地利、荷兰、德国和法国等国将先后举行公投或大选,而大部分欧洲国家显然已经出现对政府的不信任、失望乃至完全抵制情绪,这可能会动摇欧洲大陆的政治基础。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义栀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英国脱欧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面对难民危机、经济和恐怖袭击等问题,颇有“大限来时各自飞”之势。

在正式成立20多年后,欧盟终于走到了十字路口。

进退维谷 困境重重

欧盟发展至今面临如此窘境,究其原因,王义栀认为,本质上是两大困境导致的,第一个是一体化,第二个是欧洲国家发展不平衡、竞争力下滑。

据英国《金融时报》早前报道,卢森堡外长谴责匈牙利的难民政策,并呼吁取消匈牙利的欧盟成员国资格。据悉,匈牙利此前在边境竖起铁丝网,并部署了大量军警防止难民拥入。

金融投资家乔治·索罗斯在法国《回声报》撰文称,本应团结一致处理难民问题的欧盟成员国越来越对合作感到迟疑。这些国家在这一问题上延续自私而不协调的政策,通常会损及邻国,由此造成互信的缺失。

欧盟一体化至今,各国间似乎仍然貌合神离,只想同甘,难以共苦,在危机和反欧情绪面前迅速瓦解。

日本《选择》月刊报道称,法国和意大利经济低增长率、通缩、就业形势不乐观等问题一并出现。金融危机在欧洲蔓延的风险并没有消失,欧洲其它国家并不愿意承接这样的“无妄之灾”。

最为明显的就是欧元问题,各国之间差异较大,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难以协调。债务危机由此而生。

王义栀表示:欧洲国家间存在很大的发展差距,竞争力、生产力不足以保证它们的福利体系,不足以让它们享受如今的地位和话语权,而且还存在人口危机、福利制度的包袱等问题,然而欧洲一体化很难解决这些问题。

“法国与荷兰在2005年就已否决了欧洲宪法条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表示,欧洲一体化从当时起就已难再进一步。

路在何方 众说纷纭

据英国广播公司上月报道,默克尔认为欧盟现在情况“垂危”。默克尔说,欧盟国家在如何促进增长和应付移民潮的问题上分歧严重。

然而有相反观点指出,“脱欧”趋势反而有利于欧盟凝聚力的加强。美国《耶鲁全球化》在线杂志分析认为英国脱欧后的窘境已然证明“各扫门前雪”是错误的。欧盟正在证明其在处理许多欧洲的挑战方面是不可或缺的。

对于欧洲和欧盟的未来,王义栀表示,欧洲一直在二元悖论中发展,在分裂与统一、精英与大众、危机与机遇中不断前行。欧盟的未来问题繁多,甚至可能积重难返。但是也不能完全丧失信心,要辩证地看待欧盟的未来。

冯仲平指出,欧盟已经很难像过去一样在一体化的道路上大踏步地前进了。

那么欧盟的未来,究竟路在何方?

冯仲平认为,欧盟各国应该把一体化的现有成果保持住,专心解决国内民生问题,在难民问题和反恐问题上加强合作,而且这种合作应当是政府间的合作而不是进一步一体化。

法国《费加罗报》网站日前发表观点称欧洲国家应当考虑一种新的发展模式,不能系统地靠拢美国,需要根据欧洲自身的价值观、战略、商业上的共同利益组织一场欧洲独立运动。

诺贝尔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在英国《金融时报》发文表示:为了拯救欧洲的一体化,欧洲应当放弃欧元或转向一种灵活的欧元体系(南方欧元与北方欧元),来处理长期以来的债务问题。

王义栀说:“提振经济、提升竞争力才是根本之策。只有竞争力得到提升,才能做到‘为有源头活水来’。竞争力的提升与否决定着欧洲的未来。”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