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学习

这个北京国际音乐节怎么过?

2016-09-30 14:11:00 来源:人民政协报 许渌洋 我有话说
0

北京国际音乐节到今年已经19年了,在高水平演出远不像今天这般丰盛的岁月里,这个每年10月举行、每届持续三到四周的音乐聚会,对于这座城市的古典音乐爱好者来说代表了一种纯真而美好的回忆,面对每次将近30场左右的演出,幸福的苦恼,取舍的痛苦如影随形,就算是拥有最阔绰时间的人,恐怕也很难将所有演出一网打尽,于是不得不花时间进行比较、甄选。

不过今年这个问题似乎显得不算太难回答,至少在音乐节近年来最为倚重的歌剧板块中,布里顿歌剧《仲夏夜之梦》首当其冲,理应成为这届音乐节的首选节目。2013年为了纪念这位英伦作曲大师的百年诞辰,音乐节上演布里顿最重要的作品《战争安魂曲》,并在歌剧舞台上推出其备受尊崇的歌剧《彼德·格赖姆斯》。

而这次《仲夏夜之梦》是完整的舞台版歌剧。版本来自以艺术前瞻性著称的法国普罗旺斯-艾克斯音乐节,导演罗伯特·卡尔森(RobertCarsen)则是当今国际歌剧界最负盛名的导演艺术家,早年以执导莎士比亚题材著称,目前在欧美顶级歌剧院红得发紫,但人们很少关注他早期执导的作品,这部他1991年制作的莎翁歌剧恰好帮助人们一窥究竟,其实比起歌剧迷来说,戏剧爱好者更有理由关注这部歌剧。

和国家大剧院那种常规剧目轮演制的演出方式不同,音乐节希冀跳脱出常规化的意大利歌剧体系,每年将更新鲜、前卫的剧目引进国内。历史上,德国浪漫主义时期歌剧(瓦格纳、理查·施特劳斯)一直是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主轴,如今他们把焦点汇聚到20世纪舞台,甚至比这还要激进,比如今年的一部浸没式环境歌剧《唐璜》,以及3D迷你歌剧《湮灭》都是数字多媒体时代的艺术产物,并且两部歌剧的演出地点都是三里屯太古里,音乐节仿佛有一种把歌剧玩坏了的感觉。

器乐和交响乐板块,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面临的竞争十分激烈,因为同期国家大剧院的音乐会节目不仅数量众多,且质量都极高:穆特的小提琴,佩拉希亚的钢琴,乐团方面则有马琳斯基交响乐团、德累斯顿爱乐,以及钢琴家席夫与北德广播爱乐乐团。但有趣的是,为今年音乐节开幕音乐会演奏的却恰恰是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肖斯塔科维奇的《森林之歌》开宗明义,昭示了今年音乐节交响乐音乐会曲目风格偏向斯拉夫化的倾向。

至于高光演出,无疑是东欧劲旅捷克爱乐乐团带来了的德沃夏克2+2专场,两部交响曲+两部协奏曲,只是两天核心曲目《第六交响曲》和《第九交响曲》与乐团上一次访京时悉数雷同。另一个交响乐演出亮点,则是莫斯科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团带来的“老柴”交响曲全集,这个“三晚六曲”的马拉松套路,五年前马琳斯基交响乐团在北京玩过一次,但差别在于历史上,圣彼得堡(列宁格勒)和莫斯科两地乐团对传统俄系作曲家的诠释素有不同,甚至互有竞争,能够以杰出作曲家命名代表了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而冠以该国最具历史地位的作曲家名称,足见柴可夫斯基交响乐团卓尔不凡的艺术地位。另外,老牌指挥大师弗拉基米尔·费多谢耶夫已85岁高龄,如果上半年聆听过另一位高龄大师特米尔卡诺夫,就没有理由错过已是耄耋之年的费多谢耶夫。

独奏家方面,虽然今年音乐节方面没有穆特、佩拉希亚这个意义上的大牌演奏家,但是在今年音乐节王府井教堂音乐会亮相的管风琴独奏家卡梅伦·卡彭特绝对不容小觑,正是这位34岁的音乐奇才在欧美乐团掀起了一阵管风琴旋风,以他凌厉炫技的演奏风格,莫西干式的朋克发型,以及他那台在全球各地搬运不止的电声管风琴,让管风琴这件对中国观众还颇为陌生的乐器大放异彩。欣赏他的音乐会既是听觉奇观,也是视觉奇观,只是据我所知,教堂音乐会的门票每年都异常难搞。 (许渌洋)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