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热点

把故事讲好 ——三谈破解编剧难问题

2016-09-29 07:25:44 来源: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0

  文以载道,诗以言志。所以只要人类存在,文学就会存在。而言之不足,手之、足之、舞之、蹈之也,所以我们要写戏剧,要演文明戏,要叫大众看了之后,有所想、有所得。在近代文学史上,我们曾有过很好的小说家、剧作家,讲述过属于他们的故事,为什么到了今天,我们的小说、影视剧常常被评价不好看、质量低劣了呢?

  笔者一直相信,对文艺最重要的不是话语讲述的时代,而是讲述时代的话语。今天我们到底讲了什么?终有那么一天,会有后人发问,我们又该如何作答?

  时代对影视编剧的要求,应是写出些逻辑性、可看性,展示给观众们真实的世界。但“实事求是”这四个字真是知易行难,现实主义的作品比所谓的“幻想、玄幻”作品更加需要付出心力。这里面需要缜密的逻辑思维,只要有一点点和现实的不协调,都会让故事的剧情编辑出现破绽,也就成了平时我们最喜欢吐槽的“穿帮镜头”。

  当初作家六六的医疗剧《心术》上映的时候,笔者偶尔瞥了几眼,总觉得离现实世界好远——那是高富帅的天堂,是白衣天使高大全的故事,外加高、宽、敞的办公室,还有全部苹果电脑的工作环境。此外,与现实相悖的硬伤太多了。比如,电视剧里的护士都戴着耳钉、胸针,这显然违反了医疗机构着装规定;而“美小护”既参与巡视病房,又进手术室协助医生,这也是不符合医院工作常规的。类似的“硬伤”还有很多。

  真正的问题是,这些影视作品将医疗主题处理地太过于轻巧了,去掉医院这个大环境,似乎大部分情节都与普通电视剧相似。正如网友们对美国医疗剧、日本医疗剧和中国医疗剧差别的分析:美国人忙着救人、普及医疗常识;日本人忙着反思医疗体制腐败;中国人忙着换个场合谈恋爱。虽然《心术》中也展现了医生收红包、拿回扣等“猫腻”,进行了各种走后门、排长队、发牢骚、打群架的患者白描,但都只是点到为止,缺乏对其背后社会心理源头的深入挖掘。观众几乎不可能指望这么一部电视剧,完成科普、揭黑、探究医患纠纷的社会功能。

  笔者对当下日益火爆的“文化产业”的理解,就是仍旧需要我们讲故事、拍故事,乃至炒故事。故事、戏剧、文学每个人都需要。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里,通过那些有现实根脉、现实指向的故事,体验自己不曾体验到的人生,用它们滋养“翻过山去看一看”的梦想,这才是大众心中的文学,才是对人类基本生存状态的反思和对灵魂痛苦的观照。

  因此,我们的创作,需要走出生活,再将观众带入生活;需要从生活的表面深入到生活的内核,实事求是、潜心研究、掌握规律、诚意制作、彰显现实主义精神,才能打动人心,也才算真正讲出了一个好故事,有启发的故事。

  (沈彦伟 作者系青年编剧)

[责任编辑:潘兴彪]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