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大图右侧

发展协商民主是中国民主建设的重点

2014-04-14 10:07:54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房宁 我有话说
0

    (二)中西协商民主的异同

    中国的协商民主,最早萌发于革命战争年代,在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中逐步成长,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发展成熟,成为当代中国民主政治的主要形式和发展的重点。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进步中,中国的协商民主已经成为一种具有广泛实践基础的成熟的政治制度。西方协商民主理论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民主理论的新发展,是当代西方政治发展和政治思想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中国协商民主与西方学者倡导的以及在实践中有限存在的协商民主,在理念和路径上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和共同的观点,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发展目标具有相似性。在西方协商民主中化解偏好达成共识是最高目标,共识指主体间理解的协调、通约和一致。“达成共识”即指达成理解的一致意见。在协商理论中,共识是协商的结果,是政治过程参与者在充分协商基础上形成的,对所讨论问题表现出的一致性。[15]在中国,对共同性问题或者公共利益进行协商,必然要求整个协商过程必须要遵循一种规范性的程序要求,即通过具体的环节、机制的设计和共同遵守的原则的确立来规范公民参与、讨论和对话,并在此基础上最终形成一致性意见,这也是中国特色协商民主根本目标所在。中国协商民主与西方协商民主对此有惊人的相似。在西方协商民主是指这样一种观念:“合法的立法必须源自公民的公共协商。”[16]而中国协商民主始终强调通过协商对重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对重大决策赢更多的理解、认同和支持,显然这也是为决策提供重要的合法性资源。

    二是,参与路径具有相似性。西方协商民主讲求偏好转换,即通过参与、讨论、对话之后,实现分歧、差异性偏好的转换,最终形成共识。中国协商民主强调决策之前通过讨论、对话,对共同性问题形成一致。其实二者在一定程度上均重视协商讨论的优势,都是希望通过对话、讨论等方式形成共识,达成一致。

    显而易见,由于条件、环境不同,发展的状态也有本质区别。中国协商民主与西方学者倡导的以及在实践有限存在的协商民主,具有很大的差异性,主要表现在:

    第一,西方为“补充”,中国为“重点”。由于中西方在选举民主、代议制民主发展路径和程度完全不一样,协商民主在中国和西方发展的进程是不一样的。西方理论界提出了“协商民主”的理论,力图弥补和完善代议制民主的不足,但是往往因为原有的制度框架和深厚的文化影响而困难重重。西方协商民主理论是在自由民主政治基础发展起来的一种民主理论范式和政治实践,其目的是为了应付道德冲突、政治冷漠以及参与不平等问题,从而实现公民对政治决策过程与结果的平等控制,其定位是要作为代议制民主的补充,出发点是为了减少或避免代议制民主的弊端而设计的一种“补充”民主模式,基本上是一种理论上的设计和构想,在实践只有有限的存在,更没有形成一些特定的模式。而协商民主在中国,至少在新民主主义时期就在一定程度上实际存在了。从革命斗争时期的统一战线开始,到今天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已经走出了中国独特的协商民主之路。我国协商民主制度中的“政治协商”已经成为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团结合作的主要形式,各民主党派、界别通过人民政协的平台参与国家事务管理,根本目的是为了提高执政效率、执政水平和实现人民大家做主的权利。

    第二,协商民主的基础理念不同。西方民主传统基于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公民依赖竞争、推崇相互制约等。在这些文化传统背景下,协商民主所强调的协商,是指在协商过程中,参与者自由、公开地表达或倾听不同的政治理念,通过认真思考、审视,或者改变自身思想,或者说服其他人改变其观点,从而达到政治理念上的一致性,使得立法和决策具有合法性。[17]中国的协商民主是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导下形成并发展壮大起来的。我国的协商民主建立在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理念之上,立足于中国的文化传统之下。中国的政治、文化传统倾向于性善论,主张兼听则明、和而不同、有容乃大,并且倡导协商等。

    总体上看,西方国家的所谓“协商民主”更多地还是停留在少数思想家、理论家的口头上和书本里,其社会实践是分散而零碎的。协商民主在西方国家中的地位和作用,远远不能和当代中国的政治协商所达到的完备形态和发挥的重要作用相提并论。但西方协商民主所强调和要求的平等、理性、审慎、宽容、开放的公民意识,对于提高我国的相应实践也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未来一段时期,中国仍应选择以协商民主作为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的重点,大力尝试、完善、固化各种层级、各种形式的政治协商,让协商民主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发挥更实际的、更大的、更稳定的效用,着力在三个层次上探索和推进协商民主。第一,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中,推广“民主恳谈”,在地方和基层党组织的领导下,让人民群众特别是处于相对弱势的群体对于基层公共事务具有发言权。第二,大力探索和推行公共政策协商,通过多种形式引导人民群众有序参与到政策、法律形成过程中,稳妥地尝试公共政策的公开讨论和辩论。第三,以协商为主推进党内民主,特别是在干部的选拔和任用过程中探索切实有效的协商方式,加大协商在干部选任中的作用,以扩大协商范围,提高协商的地位和效力作为干部选任制度改革的主要方向。要认清我国现在的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现状,不断推动和完善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在继续推进选举民主的基础上,大力发展协商民主,这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明智的战略选择。

    (作者: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苏昂(实习)]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