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履职|理论|人物|文化|健康|图片库
理论频道>> 大图右侧

发展协商民主是中国民主建设的重点

2014-04-14 10:07:54 来源:中国政协传媒网 房宁 我有话说
0

    (二)协商民主的主要形态

    目前,我国的协商民主实践已经覆盖社会多个层面,成为运行于政党、国家、社会和公民之间的广泛普遍的治理体系,其主要形态有:

    第一,政治协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下,执政党就国家的大政方针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国家重要领导人的人选等,与各民主党派协商,充分听取他们的意见。通过协商形成的意见,被吸收到执政党和国家决策和立法的过程,成为制定政策和法律以及作出重大决定的基础。执政党与各参政党的协商治理,主要采取民主协商会、小范围谈心会、座谈会、参政党中央向中共中央提出书面建议等形式。

    第二,行政协商。各级人民政府与相关公民之间围绕公共事务、公共政策、公共问题或者社会矛盾进行的治理协商,主要围绕现实的公共利益和群众切身利益问题展开,协商的目的主要在于,通过协商实现利益表达、聚合和协调,进一步促进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在体现公民要求和意志的同时,强化和优化公共政策的公正合理性和政府运行的优良绩效性。这一层面的协商是中国协商民主制度的扩展,是改革开放和公共治理发展的成果,反映了我国政治发展过程中政府与公民关系趋于优化,体现了公民有序政治参与的扩大和深化。在实践中,民主恳谈、协商沟通、公开听证、多边对话、决策咨询、群众讨论、媒体评论、网络听政等都是其多元化形式。

    第三,社会协商。这是公民在村民自治和居民自治范围内,自主解决公共问题、公民权益和社会矛盾,实现有序发展的路径,集中表现在社会自治的民主管理环节上,公民围绕共同体事务,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教育和自我服务,采取协商、沟通和协调达成共同体治理。除此之外,企事业单位内部的相关事务和劳动关系协调,也常常采取协商方式。因此,这个层面的协商治理属于自治性协商治理,往往因地、因事、因时而采取多种协商方式,诸如居民论坛、公民评议、社区议事、党群议事、互联网的官民对话等,不拘一格、广泛普遍、日常务实。[7]

    我国协商民主的发展坚持从实际出发,积极探索和寻找既能充分表达各方面意愿,又能将各方意见加以整合的途径,始终以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促进民主政治的建设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吸收中国历史传统文化底蕴,在改革开放时代大背景下,协商民主日益成为人民当家作主、保证民众有序政治参与的重要民主形式。

    (三)协商民主的主要特色

    首先,政治协商的范围十分广泛,在社会政治生活中广泛发挥作用。在当代中国,政治协商远不止于人民政协,而是在我国社会政治生活的各个重要层次和不同领域都有所发展。在中国,政治协商不仅存在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和参政、议政的各个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之间就国家重大政治问题进行的协商,在基层民主政治实践也广泛存在着就重要公共利益、公共事务进行的协商,并且已经逐步的制度化。这种现象在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在我国基层民主政治实践当中,得到了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发展和运用。在这方面,浙江省台州温岭的“民主恳谈”,即基层公共事务的人民会商制度,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而根据我们在全国多个地区的调查,这类实践已经日益普遍化,已经成为我国基层民主中一种具有一定普遍性的新的制度形式。

    其次,中国政治协商的内容不断扩展、丰富。历史上的政治协商,主要是在于政策层面,是形成政策和政治同盟关系的重要形式,这一点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现代西方资本主义民主政治实践中都是如此。但在中国的政治协商实践当中,协商被广泛地运用于政治领导人的选拔和任用当中,成为决定政治录用和政治继承的一种重要机制。应当说,将政治协商运用于各级领导干部的选拔任用,是当代中国民主政治的重要实践探索,它在现阶段对于我国民主政治实践中的选举民主有着重要的补充作用,对于巩固乃至扩大执政党的社会基础,加强执政的正当性,发挥着独特而又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三,中国政治协商在实践中不断探索规范化、法律化的制度形式,其形态不断完备。中国政治协商制度的不断完善首先表现在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中的协商机制的不断完备,同时也表现在全国政协和各级政协的工作体系和工作机制的不断健全和完善。同时,在执政党内部的党内民主议程中的协商机制也在健全和制度化,基层民主实践中的协商机制正在规范化和制度化。比如,在浙江发源于基层的“民主恳谈”制度,就已经与人大的议事制度和监督制度结合,形成一套比较规范的程序与制度,并且现在已经初步运用到了市一级的重要公共事务当中。

[责任编辑:苏昂(实习)]
注册 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